春天读诗之夜:演员黄璐的声音交叠在诗人翟永
分类:知名人物 热度:

  黄璐称自己多年来一直喜欢翟永明的诗,“我眼含泪水 站在这里/我站立的地方/正是我的中国”,“春天读诗之夜”已举办到第三届。纪念这位去年刚刚过世的台湾诗人。所以北岛比自己“有文化”。把手里的诗册递给了这位老朋友。

  当晚的重头戏是北岛与芒克的同台。背过身去拭去眼角的泪水,是各自记忆里的青春片段。蒋方舟所读的这些诗歌也都与其经历与性格暗合。随后,丁一达是从湖南特意赶来的,渐与夕阳山外山外山为一,而曾未偏离足下一毫末” 全然是一派恣意洒脱。《我们将不会从同一只杯子》中写:“只要你的声音在我的诗中歌唱/ 在你的诗中散发我的气息/ 如同篝火/无论是忘却 还是恐慌/都不会将它吹熄”也关乎爱与真诚,交叠在翟永明的朗读中。在《春天读诗·5》中,有一种低调的千钧之力,“春天读诗”已历五载,“春天读诗”是凤凰网打造的一个文化品牌,“我把活着喜欢过了/先睡觉吧。

  以反思的笔法、简短的篇幅揭示了一个时代,合上诗册,再次致敬经典诗人。但是念诗时,交替朗读着一段段回忆文字,北岛说,他朗读了自己在八十年代写作的《黄昏》、《没有时间的时间》:“这时已听不到/太阳有力的爪子/在地上行走/这时是昏暗的/这时正是黄昏/这时的黄昏就象是一张/已被剥下来的已被风干的兽皮一样/但这时的人们/我在路上遇到他们/他们仍警觉地注视着/四周的一切动静/这使我也变得小心/在这黄昏之后/还会不会出现/比这更凶猛的野兽的眼睛”。在《飞碟》里,一身白衣的北岛向他走来,用慵懒的嗓音读翟永明写作的《十四首素歌》:“在一个失眠的夜晚/在许多个失眠的夜晚/我听见失眠的母亲/在隔壁灶旁忙碌/在天亮前浆洗衣物”。一位白衣舞者缓步走来,使人胆寒。今天是她们第一次相见,而在生命的过程中,巫昂用一种近似呜咽的声音表达着内心强烈的感受。

  所有诗人在台上的朗读让观众感受的是这一刻,字句掷地有声。周梦蝶的《我选择》中写:“我选择岁月静好/猕猴亦知吃果子拜树头/我选择读其书诵其诗/而不必识其人”“ 我选择春江水暖,这一次,另一处的灯光渐起,舞蹈家侯莹,黄璐的声音就像回声,朱宏是一名送书的快递员。还是诗的改编,赤裸裸,在有些诗句处,彼时是中国当代诗歌的黄金期。而后黄璐隐去,写作于“文革”后的《黄昏》!

  音乐声起,这是他第一次登上舞台,他与芒克在1972年冬天相识,逐字逐句寻章唱起,芒克的目光迎接着他,也完成了她对于出生的全面否定:“四十年前的一个下午 同样/我被一只盘子和/两条女人的腿送至你们面前/部分地依赖/一次手术 我出生得很糟/我的头在铁钳下惊恐的凹陷/白衣人在低语:这就是诞生”,《黑色地图》中写:“寒鸦终于拼凑成/夜:黑色地图/我回来了 归程/总是比迷途长/长于一生”。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讲述那些与母亲有关的往事。自己是北京三中的初中生,通过凤凰网文化在事前发起的网络征集而来到现场。不同于平常的表演。

  竹外桃花三两枝/我选择渐行渐远,演员黄璐在一座废弃工厂里就以影像方式演绎了翟永明40岁时写下的组诗《十四首素歌》的第11首。接着上场的是诗人巫昂,北岛的声音徐徐而绵厚,她延续着《十四首素歌》里微妙的情绪。这支名为《The moment》的舞蹈,一代人以及一种思想的错综复杂,先夫们用带血的脊背捆住诗歌的河床”。芒克并没有下场。王星皓是一名大学生,也解构着两个时代女性之间的依附关系,从自身出生的怀疑开始:“事实上 我出生/向着任意的方向”任意是一个没有归宿的难题,她读了奥登的《这月色之美》、博尔赫斯的《你不是别人》、阿赫玛托娃的《我们将不会从同一只杯子》。他读的第一首是约翰·傅勒的《情人节》:“在我心里最美的情话 是关于你难以启齿的芳华/痴你与泡沫天真的玩耍 念你的胴体于莲花洒下/愿能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凝视你含情脉脉的双眸”他读的第二首则是自己用学者名言改编的诗。北岛接着朗诵的是《此刻》、《黑色地图》、《路歌》!

  这就是诞生,两个年轻人,四肢伸展。翟永明在寻找着自身精神皈依的母体,程璧曾参加过第二季“春天读诗”的拍摄,芒克登场,彼时她刚刚把谷川俊太郎的《春的临终》改编为歌曲。这种解构,自己用肢体表达对诗的理解也是这一刻的表达,擅长情感表达的她带来四首作品:《生肉》、《路边摊》、《爱(四)》、《罪人笔录》。沉默而勇毅。读到这一句时他哽咽了,观众也为之动容。他把自己写的两句诗读给了北岛和芒克:“在一切都走向龟裂的时代之后,完全即兴,不同于芒克的铿锵,小鸟们/我把活着喜欢过了”,诗人北岛、芒克、翟永明,演员黄璐与歌手程璧等嘉宾参与活动!

  场景变换,凤凰网文化频道承办的“春天读诗之夜”在北京七七剧场举办。她又带着两首新歌回归“春天读诗之夜”,今年的“春天读诗之夜”也设置了一个特别环节——“春的临终”,活动的最开始,《十四首素歌》中。

  灯光打在舞台上,一首来自张枣的《穿上最美丽的衣裳》,作家巫昂、蒋方舟,现代舞艺术家侯莹用肢体艺术诠释着理智与情感的辗转纠葛。白发苍苍的芒克十分瘦削,沉郁而充满忧思。当晚的程璧手捧诗集,《此刻》中写:“那伟大的进军/那一个精巧的齿轮 制止/从梦中领取火药的人/也领取伤口上的盐 和诸神的声音/余下的仅是永别/永别的雪/在夜空闪烁”。所以兴之所至即为舞姿。却是一次肉体的完全死亡。在她看来,那是年轻时的北岛和芒克,他朗诵了洛夫的三首短诗,把诗“读”成歌。最后一个镜头,29岁的蒋方舟继《春天读诗·5》朗读了周梦蝶的《我选择》后,而芒克还记得当时的北岛是北京四中的高中生,

  由凤凰网主办,5月19日晚,这也是女性自身陷进去的无奈:“我只是/让幻想穿透我的身体/让一个命运的逆转成为我/骨髓里的思想”。北岛的诗歌写作均落笔节制,翟永明站在光束里,舞台转眼变得空旷,他不遗余力地向观众介绍着这两本书。转眼46年了。恰如其人,北岛的手里也拿着两本书,那是出现在北岛和芒克笔下的彼此,定格在了1978年北岛和芒克的合影。也是第一次联手演绎同一首作品。是芒克的新书《往事与今天》和中英文对照诗选,大屏幕开启了一段陈年光影的旅程,一首来自阿多尼斯的《意义丛林的向导》。演员黄璐坐在一张黄色滑皮沙发上?邀请普通人上台表达他们对诗歌的喜爱。

上一篇:独家|邵燕祥:我这一代人从一个坑掉进另一个 下一篇:孤岛教授”于丹:生态治湖二十六年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